您好, 登录 | 退出 | 免费注册 | 商家入住

閱讀,寫作和我
发表于:2009-09-30 13:5    709 浏览 / 28 评论 

我喜歡閱讀,也喜歡寫作。

“腹有詩書氣自華”,我從來相信閱讀可以使人擺脫平庸;“言為心聲,書為心畫”, 我一向認同只有寫出內心真實的感受才是上等的文字。

閱讀,是從兒時開始。 我曾擁有一個小小的圖書館,每一本書都蓋上了帶有我的名字的印章。 童年的我,玩具寥寥無幾,一個洋娃娃,一抱就是幾年。可是身為工薪階層的父母購買書籍卻從不吝嗇。我和姐姐的生日禮物也永遠是我們喜愛的圖書。 我感激我的父親母親,感激他們的品味和鑒賞力,為我們擇選了那麽多的好書。年幼時,只讀皮毛,囫圇吞棗;長大以後才真正懂得它們的價值。正是這些好書,擴寬了我們的視野,教會了我們如何做事為人。

至於寫作,最早的作品,應該是我的日記和閱讀筆記。我的啟蒙老師是我慈祥的祖母。我聽著祖母講的故事一天天長大,她的故事為我打開了一個五彩斑斕的世界。祖母是教了一輩子書的人,她最喜歡冰心的作品,而我卻偏愛西方古典文學。我很小時,就開始讀狄更斯和巴爾紮克的作品,盡管有時似懂非懂,卻也能與主人公共同歡樂和悲哀。從那時起,日記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,那一本本只允許自己閱讀的作品裏,記錄著一個少女用夢幻編織的彩鏈:我的憧憬和向往。

十年浩劫,給我的家庭帶來了無限災難。經過風風雨雨,我步入了成年。成年的我繼續滿懷激情地在日記本上塗抹著。 傷痕文學問世了,我受到強烈的感染,產生了要表現自己心聲的願望,我開始寫我親愛的祖母,我的父親;我寫曾與我同住一個病房中不久人世的老畫家;我寫知青生活道路的坎坷;我寫一位知情人向我訴說的傅雷夫婦的遭遇。 和著淚水,我完成了一個又一個作品。 生平我第一次體驗到,寫作竟然會是那樣的艱難,那般的痛。盡管如此,我還是愛上了寫作。

移居到紐西蘭最初的幾年中,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,為了適應環境,我減少了中文閱讀,更中止了寫作。 直到95年的一天,讀到中華文化中心散文創作賽的征文啟事,才再一次拿起筆來。 我的散文《Chiquita》被評為優秀作品。這一次活動使我有機會拜讀到很多佳作,與他們分享新移民的感受,更使我開始思考,作為華人,我能為弘揚中華文化做些什麽?正如倫坤鴻先生在文章中寫道,“在這兒我做了不少入鄉隨俗的感情移植,那邊是我投世成長,草木有情的故裏,這邊廂是一個有形又是自己努力吸收的文化;那邊廂是一個無形而又無所不在的文化,它的根源長流,深入你的血液”。

感謝華文作家協會給與我的信任,感謝以文會友的園地為我們提供交流的平臺。我願意與大家一起為弘揚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做出不懈的努力。

 
 



发表评论
  选择以下可用表情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 写下您对此图片的看法